昴星团喧噪_自我仪式

听,有有人在看电影,好莱坞的不知道什么电影,演员唱着夜店歌,不时传来笑声。
天花板泛着手机的白色反光,不止我一个,邻床好几个都是。
one day 迄今为止不知道在说什么,男主角德克斯刚刚经历和父母的疏离和刻骨的孤独。他刚主持了一档失败的节目,笨拙无趣。他前天刚灌了许多伏特加,宿醉让他垮掉。相反女主角努力地去生活,和她不喜欢的男人约会接吻上床,忍受着对方住处的火车铁轨声,忍受着对方上厕所不关门的恶习。她主持的舞台剧相反获得了成功,but it makes no sense I think.
平铺直叙的陈述句。我还是不明白,为何你们,我周围的一且事一切人,从来、未曾不显得陌生遥远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