昴星团喧噪_自我仪式

夜深人静,我却无法入睡,总觉得心底无数思绪翻涌,搅得我不得安宁。这其实也不是一天半天的事了。
太子长琴的经典诘问,何以飘零去,何以别离久,何以少团栾,何以不得安……虽只是游戏,却直击心扉。然而使人无法入睡的那些思绪,终究不同档次,太子长琴是因为命运之无情,盖茨比是因为逼真得足以乱真的幻想,而我的思绪,不过是不值一提的迷惑和自怜,不过映衬了我的无知和软弱罢了。
我其实很害怕一个人面对这片黑暗,曾经黑暗给我的感觉是自由自在,“这样多好,黑暗才给人以温暖。”我曾经得意地对那些怕黑的人说。可是黑暗里确实没有纷纷扰扰的关系,人与人之间的强迫和暴力,没有现实生活中那些沉重尖锐的事物……但也正因为它什么也没有,过于虚幻,过于轻盈,唯有用抽象概念建立起来的虚无缥缈而又枯燥无味的幻景……我沉溺其间,现实生活中一切虽然转瞬即逝的却有血有肉的美好事物,却与我无缘了。
太子长琴的问题,其实已有答案。天高地广,心远自安。然而心若远去,未免太过孤单而悲伤了……又岂能是我这种贪心而软弱的人所能承受。

评论(3)